耶穌醫治一位經理的教會創傷

見証
D在一個充滿互相譴責和混亂的環境中成長,使她對任何屬靈事情都保持戒心。以下是神如何醫治她的見證,把她從過去不像基督樣式的教會團體所受的創傷,帶到更加接近神的真愛。讚美神!

(English > Jesus heals manager’s church wounds | 简体中文 > 耶稣医治一位经理的教会创伤)


多年來,我擋開任何看似過度屬靈的事,或類似神賜能力的舉動。

小時候,我在一個特別混亂且有缺陷的教會中經歷了幾次痛苦的經歷。以下是一些例子:

  1. 當時我只是個青春期的少女,偶然和母親之間出現一些誤會,但卻被一個不理解和過份熱心的長老把我帶到另一個房間去「驅魔」。
  2. 當我拒絕舉起手來領受上帝的恩賜時,一位錯誤的牧師從講台上嘲笑我。實際上,所使用的詞語是:「滅亡將會臨到你!」
  3. 另一位有「智慧恩膏」的牧師懲戒我,因我不附和她的意見。這使我對自己的信仰感到非常矛盾。

我一直相信神是真實的。在我一生中,神向我顯明祂是完全的愛,也是一個非常好的父親。祂對尋求祂庇護的人永遠守信。但我在教會所經歷的和靈性上所經歷的,簡直天淵之別。

由於不知如何處理這些創傷經歷,我遠離接觸神任何屬靈的事。

成年之後,我開始參加另一間教會,在那裡我得到一個奇妙的機會,來完成門徒訓練課程。那是一個豐收期,因我更加需要神,尤其是我想在將來的日子更積極地事奉祂。

但我疑慮恐怕有邪靈藏在我內心深處,我不確定自己是否被詛咒,或者我的判斷是否被看不見的盲目蒙蔽了。那些童年的經歷仍然困擾著我!

我記起一位主內要好的姊妹曾向我提及屬靈潔淨。但我卻像被踩到尾巴的貓兒一樣,向相反方向逃跑,避開這話題已經好幾年了。我不想再重溫舊日有關屬靈事的痛苦經歷,它們只有帶來譴責和不公義。

但我的心已改變了,我認為再沒有什麼可以向神隱瞞的。

若我屬靈生命有什麼邪惡,我情願它被顯露出來勝於藏在心內。我有一位真摯的姊妹是我所尊敬和信任的,所以我請她帶領我作一個更新禱告。

我們從我的家譜和祖宗所犯的罪開始。我代表我的先祖們和父母承認各種的罪,然後奉主耶穌的名禱告,破除歷代的咒詛。我宣告神在《耶利米書》第29章11節的應許,這使我心中的重負得到釋放。

我不曉得自己一直是擔心著,我會繼承祖父母和父母不滿的生活。

接下來我悔改自己過去的罪。一一說出來,並把它們帶到光明中,使我深藏的羞辱得以釋放,帶給我多麼的自由。同時我被教導去宣告這些罪不能再影響我的身心靈。正如《哥林多後書》第5章17節所說:因此,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一切都變成新的了。

我還學會一些重要和有趣的事情。天生我是一個喜歡群居的人,雖然我知道自己首要討神喜悅多於人,但為了取悅其他人,我經常做出與自己的直覺相反的決定時感到掙扎。我最初的想法是:「錯在哪裡,根本沒有傷害人。」我是一直為討好他人而作出道德上的妥協。

不安全地依賴他人來保證安全可能會導致不敬虔的魂結。

我們唯一的信賴和倚靠應該是神(《箴言》第3章5-6節)。我常常覺得魂結只是限於和你最親密的人,但實際上它們可以與任何一個對你有影響的人結連起來。

我的朋友鼓勵我斬斷在童年時,參加過的狂熱教會的不敬虔魂結,特別是牧師。正當我奉耶穌的名斬斷那些魂結,和宣告它們在我的身心靈都再不生效時,我的內在重擔就脫落了。

這禱告消除了很多我沒有意識到一直背負著的罪疚感。

那一天我對「屬靈」的事的看法改變了。靈性的潔浄賦與生命的體驗,帶來醫治,消除了我記憶中的痛苦,給我新的體會。它不是混亂、嘈雜或譴責;而是有序的,平靜的和慈愛的。

我們的神引我進入屬靈境界,教導我最重要是時常「辨證諸靈」。《約翰壹書》第4章1節說:「親愛的,一切的靈不可都信,總要察驗那些靈是否出於神,因為有許多假先知已經來到世上。」當神的靈內住人心,必有這些果子結出,就是:仁愛、喜樂、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實,溫柔和自制。(《加拉太書》第5章22-23節)。

我現在明白屬靈的事是離不開神。

我的課程也把我從取悅人的捆綁釋放出來。今天,我繼續斬斷跟一些曾接觸過的人的不敬虔魂結。這樣我們的友誼都得到新生命的氣息。我在健康愉快的領域下可以更多的事奉神,而不用為滿足自己去取悅他人。我和神的關係更加親密。

我覺得我的心已經向神赤露敞開,不再有隔膜。

閱郵件推送,接收網站最新發布提醒,請點擊 此處 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