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告诉银行家关于她父亲的本相

见证
T被一个不幸的童年记忆所困扰,拒绝与家人和解,尽管被谴责要爱家人像神爱她一样。这导致她要寻求圣灵的辅导和帮助。当她悔改了她和家人参与所有行巫术的活动,并承认她批判父亲之后,她的属灵瞎眼被解除,渐渐地恢复爱她的父亲。赞美神!

(English >Jesus shows banker the truth about her father | 繁體中文 > 耶穌告訴銀行家關於她父親的本相)


我是在非基督教家庭长大,普遍是拜道教和巫术修行的。

在我出生前一年,仍是婴儿时期的姊姊,因婴儿综合症突然在睡觉时猝死。在我出生那一年,仍是壮年的父亲也失去他的父亲。

一种悲伤的感觉预示着我的诞生,但这可能也是一个甜蜜的渴望。

作为排在中间的一个和唯一幸存的女儿,我经常觉得被误会,被忽略和被忽视的。

我知道自己有一个快乐的童年,但似乎只存在于抽屉中的那些相片册内,那里有千多幅的照片,留存着手足们和我所梦想和渴求的幸福人生。

在那里有十分之多在沙滩上玩耍、欢笑和我们砌沙塔;在主题公园吃雪糕、口香糖和旅游的照片。

但若你问我记得什么,我会告诉你,我在青春和成年后的大部分时间都在试图消除童年的痛苦。

我的家庭在许多方面是何等破碎,而且被罪败坏。我记得我地上的父亲是无亲情、漫骂,并且时有体罚我们。

除了一个人的收入要负责抚养三个孩子,压力和世界的诱惑,还有来自崇拜道教、各种佛教教义、儒教和偶像崇拜的属灵堡垒,有些是代代相传的,环绕着我家庭。

至于我,我崇拜许多新世纪的邪术操练。若它存在,似乎有可能医治我-值得一试。

这些包括西方、中国、吠陀占星术,或星座运程、塔罗牌阅读、风水学、瑜珈(崇拜其他印度神的操练)、算命师傅的占挂,或灵媒、各种偶像崇拜、藏音碗和水晶「治疗」等。

这些年来,邪魔势力留在我家中,并种下不少属灵黑暗的后果,包括:

  • 许多深层次的创伤以致家人的分歧(意见不合,不相交谈)
  • 家人早殁(许多亲戚成员60岁就去世和子女21岁之前死亡)
  • 慢性疾病引致死亡(肾功能衰竭、糖尿病、癌症)
  • 离婚、关系破裂
  • 流产
  • 精神状态(失智)
今年我归向了耶稣基督,是因为圣灵在一个复活节主日感动了我的心。

从那时起,我的人生肯定迅速地改造成寻求神的旅程。神一直把我拉得如此近-感觉就像一道闪电拉向祂。至此之后,我开始与其他破碎的人同行,并帮助他人归向神。

透过「爱主」课程,我更加提防邪灵的范筹和它如何扎根在我从前的生命中。我不知道自己和我家人的行为是天父看为恶的。

我学会原来我们都是罪人,而我们在天上的父却是如此仁慈,温柔和饶恕的神。

甚至我做了如此可恶的事情伤了祂的心,就是在这么多年来的自义、骄傲、自我崇拜,和选择自己作为自己命运的主人;然而,祂选择透过耶稣生命的救赎,饶恕了我。因着耶稣的宝血为我而流,我的生命因祂的恩典、祂的怜悯和祂的爱得以挽回。

我决定在参加更新祷告之前领受水礼,我的祷告导师帮助我确认一些坚垒,是我要在受洗时与基督同死的罪。

岂不知我们这受洗归入基督耶稣的人是受洗归入他的死么?所以,我们借着洗礼归入死,和他一同埋葬,原是叫我们一举一动有新生的样式,像基督借着父的荣耀从死里复活一样。 《罗马书》第6章3-4节

正当我预备领洗,神向我启示了一些事情。

由于我是由地上的父亲抚养长大,有不少创伤和对他的批判-也有对神的。在我成长的岁月里,我没有感到被肯定、被承认、被看到和爱。由于创伤的后遗症,使我不能看透父亲的心,只经历自己的痛苦,忘记他跟我们一起时的那些快乐的回忆。一切我所能记忆的尽都是大量的痛苦和创伤。

我被圣灵引导为批判我地上的父亲,和神而悔改,(因我也批判过神)。

我同时也代表我的家人和自己涉及的巫术和拜偶像而悔改。它花了我差不多一个小时把它们的名字一一说出来!然而我觉得轻省了和自由些,就好像从前被邪灵捆绑着我的枷锁突然间脱落了。渐渐地,我的呼吸畅顺些,头痛也消失了。

在我的洗礼中,我求神更新我的心,因此我能从生命中的坚垒得以自由-可以感受到、看到和爱别人像耶稣所作的一样。我告诉神我已准备好把一切和自己都交给主耶稣基督,并且治死属肉体的我,及自我控制、批判和苦毒,以致我终于能自由的生活,正如祂所创造的我。

神在那天行了一个不可能的神迹。

我悔改和领洗之后,我终于用神给我的新心看到我地上父亲,这是几十年来的冷漠沉默的第一次。我觉得像面纱脱落,我的硬心开始软化-我从没想到的事情会发生!

一切都变得可能只要透过在神面前的悔改,并且洗净我的旧我成为圣洁。

虽然它很微妙,这是首次我最终看见和感觉到我的父亲,就像一个小孩学走路的第一步。

我现在明白父亲是一个突破了自己家庭的虐待和情感创伤长大的孩子。他后来不自觉把这个模式传下来给我们。

自从我祷告和求神饶恕我的罪之后,我不再视父亲为心中的肇事者,我会看到他那伟大的心,为家庭牺牲很多,是仁慈、爱和慷慨助人的;是神所创造的他,本是如此的。

圣灵也启示我,我的父亲曾被哑巴之灵捆绑。

这意味着他曾是沉默无语的,因此他无法在任何情况作出回应-这正是在很多场合发生的事情,当我想着说话并恳求他的回应时。

最近几年,我开始见到神在我父亲身上的工作,神赐福我的父亲用确定的言语祝福我,这是他从未做过的。我赞美神以美善和信实待我的家人,为向我们展示了祂所有创造的核心和救赎,甚至透过我们破碎的透视镜。

神要我们来亲近祂,带领其他破碎的人来亲近祂-因此他们能借认识祂而经历到自由和祝福,并且是完全的和有祂的保障。祂想我们成为光明之子,祂造我们本是如此;远离这世界的诱惑和空洞的承诺。

阅邮件推送,接收网站最新发布提醒,请点击 此处 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