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使一个工程师从羞耻中得释放

见证
B 一直努力工作,但从不谈论自己对成长家庭中的感受,所以他总是依赖于用自己的表现来获得家人的认可。神温柔地引导他承认自己的失败,并将羞耻交托给耶稣,从主领受真正的喜乐。感谢神!

(See English version: > Jesus frees engineer from shame繁體中文 > 耶穌使一個工程師從羞恥中得釋放)


我没有意识到,我的成长经历对我在更深层次上认识神起了很大的阻碍作用

我在一个非常传统的中国家庭中长大。我的爸爸就是我们家的权威。他从很早到很晚工作以支撑家庭的需要。我的妈妈是一个家庭主妇,主管家中的其他事宜。

我的父母从小就给我灌输了一种生活理念,这在任何一个香港华人家庭中都是很典型的; 努力学习,在学校表现优秀,考上著名的大学,找到好的工作。基本上,学校就是每天要做的事情中最重要的一项。与此同时,他们还设立了一个奖励制度。我的成绩越好,我就能赚到越多的东西。我的自我价值就是我在学校里做多好,以及我赚到了多少的玩具。

我们家不会常常谈论我们的感受,所以‘情感’对我来说是个陌生的词。

我父亲是一个极少说话的人。他从不表达他的感受。大多数时候,他是一个用苛刻的方式批判的专家。想要得到他的称赞好像在十级台风里骑车一样难。

作为一个孩子,我会遵循我父亲的习惯或行为。

我的成长过程围绕着两条格言‘接受现实,去做’以及‘解决问题’。

如果我的作业堆积成山了,只需要接受现实,然后写完。如果我被别人欺负了,只需要解决问题。幸福本是很容易被识别的,但当其中涉及到压力、悲伤、不安全感和背弃时,我的大脑从不会记录它们,反而会转向我所熟知的那两条名言。

当我在香港上完四年级后,我们全家移民到了加拿大温哥华。我的父母告诉我和我的兄弟姊妹,这是对我们家最好的决定。不久之后,我便领悟到了在异国他乡生存的不同策略。温哥华并非是个敌对的环境,但我的家人们总是灌输我们消极的想法,比如加拿大人不喜欢中国人因为我们是移民过来的所以在社会上低人一等。

渐渐地,我学会了在不同的环境下带上不同的面具。

我不知道我做了一些内在誓言。首先,我不想被人看不起,也不想被人欺负。并且,我一直告诉我自己,不要展现自己的真实情感,这样其他人就无法猜到我接下来的行动,也无法利用我的情感来伤害我。我并不觉得这是一个在我生命中错误的点。我只认为这是我生存的方式。

我没有能力深入挖掘和处理自己的情绪,我迷失了方向。我感到非常沮丧。

接着,我开始思考我自己的身份。口头上,我可以介绍我自己是一名在加拿大毕业及定居的中国土木工程师。但我不得不说,我是如此执着于我所做的一切,它从来没有给我带来喜乐。我尝试着从工作,也让自己每天沉浸在运动中,来找寻喜乐和生命的意义。

我的心里一直渴望着什么,却没有什么可以填补我心里的空虚。

直到我2012年成为一个基督徒以后,我的心里一直在回响着这句话,我的身份是在基督里。我的心真的相信吗?回首过往,我曾经是怀疑的。我有过一点点的平安,但生活还是一样的。我没有意识到拦阻我更加亲近神的根源。在我2013年回到香港之后,神开始慢慢塑造我成为新的样子。在成为基督徒以前,我所背负的重担一直伴随着我,但神却以不同的方式揭开了它们。

我非常惧怕向人敞开。羞耻、骄傲和不饶恕都被捆绑在一起,藏在我的内心深处。为了保护这些情感不被暴露出来,我带上各种不同的面具。对我来说在别人面前展现我的脆弱,实在是不可靠的想法。

我总是很警惕,并且有很大的信任危机。

此外,在中国文化中长大也给我带来了很多精神上的阻碍。当我还小的时候,我并未意识到我被带去参拜了观音(一个中国的偶像)。有很多迷信的做法和传统把我和神拉得更远。所有这些都是我在做更新祷告的期间发现的。

我的导师早就邀请我参加一个更新的祷告会,但我置之不理。在我的脑海里,我想象着有人用红笔写下评论,或者在我生活中发生的所有事情上加上X。

我的心和骄傲不断地告诉我;我为什么要把我的过去和丑陋的根源暴露给别人?

我抵制加入更新祷告,直到有一天我和一个完成祈祷的人交谈。他的软弱向我诉说着他的生命历程以及这个更新祷告,这使我意识到从这些精神障碍中被释放的喜悦。同时,我的导师再次向我发出邀请,他们的行动让我感到无比的被爱。我终于决定,在2018年的九月开始一个更新的祷告。

在更新祈祷的那一天,我知道我需要展现我的软弱,以便暴露出深深的根源,打破罪的奴役。当我悔改我过去的罪恶,并断绝了许多不敬虔的精神根源,我的身体变得轻松了。我的心和思想都没有那么警惕了。

这个祷告最难的部分是谈论我的父母和我的成长。巨大的羞愧浮现出来,我哭了。这眼泪便是我曾为了满足我父母和这个世界之期望的结果。

后来,我的心就喜乐了——好像有一个大包袱从我身上卸下来了。

当我们做结束更新祷告会的祷告时,一位祷告顾问向我描述了一个异象;我周围的墙都被震碎了,阳光和祝福像雨点一样洒落在我的身上。 

我与上帝之间的隔阂已经被拆除了。

通过基督教社区、团契和门徒训练课程,我不断地发现和了解我丑陋的精神根源。我明白,要让一个多年来一直受世俗信仰熏陶的心灵重新焕发活力是需要时间的。让自己充满在一个正确的社区生活中是亲近神的重要步骤。另一个方法是把不断的祷告和学习神的话语融入到我的日常生活中。

所有的赞美都献给神,因他让我重新回到他的怀抱,即使我已经紧紧地抓着那捆丑陋的根源很长时间了。

 

订阅邮件推送,接收网站最新发布提醒,请点击 此处 订阅。